艾控联盟 > 其他话题 >

艾滋女生日记七:(2)生命像断了线的风筝


99健康网  发布于:2017-07-04


   7.2生命,像断了线的风筝

  9月的武汉炎热无比,真不愧为称为“火炉”的城市,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我的隐隐作痛。现实的残酷与无奈,精神上的折磨,幻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,现在的我,整个人都快要晕倒在大街上了。

  凭着不太清醒的大脑,我拨了负责学生工作的老师的电话号码。

  一连拨了数十遍,都传出接线员相同的声音“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”

  我开始担心起来,我告诉了他们我的车次以及具体到武汉的时间呀。难道是他们忘记了吗?还是真的不让我继续上学?在火车上颠簸了十几个小时的疲倦,在此刻被焦急和忧虑冲淡了。

  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再次重拨,听到的依然是相同的声音。

  我记得在离开家之前打电话时,她曾承诺来到武汉后跟她联系,可现在为什么电话处于关机状态?

  在火车站等了两个多小时,电话依然打不通。按照惯例,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后,就一直心如火燎地期待校领导的电话开机。更期待他们能够让我重返校园的回音。

  我白色的连衣裙在火车上已经脏得没有了本来面目,再加上天热,此时的我已是汗流浃背,偶尔有一丝救命的轻风吹过,闻到一阵阵恶心的汗臭味。我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漫无目的地拖着不听使唤的脚步。眼看到了下午,可我还是打不通电话。学校我也不敢轻易回去。因为我知道自从我五月份离开了学校以后,学校把我剩余的东西全部清理到了仓库,原来我住的地方也安排进去了新的同学,学校已经变相把我除名了。我必须得在今天天黑之前联系到老师,要不然晚上我就要流落街头了。

  狼狈不堪的我走在繁华嘈杂的现代化城市里,感受不到阳光,也看不到希望。甚至连属于自己安息的小巢都不知在何方。

  无奈,我只有坐在路边傻傻地等,等着电话可以拨通,一直到下午4:30的时候,还是没有任何变化。通向长江边的车从我的身边走过,不知是一股什么力量,促使我坐上了那辆车。

  此刻这个世界上,除了我的父母,已经没有任何人值得我信任,也没有任何让我留恋的事了。但最亲近的父母此刻不知为什么也变得如此陌生,连自己曾经觉得是避难港湾的家,现在都已不是我的久留之地。唯一抱有一丝希望能够接受我疗伤的学校,此刻也毫不留情地遗弃了我。我该怎么办呢,到底该何去何从呢?毒--你赢了,我再也没有力气和你继续比高低了。结束吧!痛苦的一切。命运之神,请把我的生命带走吧!活着对我来说真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(责任编辑:林小萍)



您可能想知道: 艾滋病故事 抗艾故事 艾滋病 朱
延伸·推荐
艾滋病试纸检测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neiyefoot.htm